查詢:
   國內外相關訊息

   

 
為了找到你,飢餓的壁蝨會更加努力工作
未命名 1

Cincinnati大學的科學家說飢餓的壁蝨會更加努力試圖尋找新的宿主。這些發現對於壁蝨散佈的疾病例如:萊姆病或落磯山斑點熱具有重要的意義。團隊領導人Andrew Rosendale說:飢餓的壁蝨更傾向於尋找新的宿主。其他研究發現飢餓的壁蝨會尋找較大型的血液動物。他們可以附著得更久,並有更大的機會散佈疾病。這篇研究被發表在Molecular Ecology期刊中。壁蝨會在幼蟲期和成熟期吸食血液,但它們會花費生命中大部分的時間躲在較高的草堆中,耐心地等待受害者並忽略他們已經飢餓的胃。找到一個適當的動物附著是一件困難的事,所以壁蝨必須一直等待。Rosendale說:長時間的等待不進食是壁蝨的超能力。UC's McMicken College of Arts and Sciences的生物學家改變了實驗室中從狗身上發現的壁蝨的基因表現,並發現它們最多可以忍受長達36周的飢餓。研究指出飢餓的動物通常需要冒更大的風險,例如狩獵更危險的獵物或者暴露在其他的掠食者前。在野外,成熟壁蝨會在矮木叢探勘,並且爬到高的草堆上。它們利用有螯的前肢抓住動物的毛髮或者你的丹寧牛仔褲。之後他們會利用口器挖掘宿主並附著在那邊。在實驗室中,UC的研究人員藉由向圓筒深呼吸刺激壁蝨的探索行為。(壁蝨可以感應到二氧化碳,藉此判斷哪裡可能有獵物可以附著)。生物學家紀錄剛餵食的壁蝨以及飢餓的壁蝨的行為差異。它們發現飢餓的壁蝨具有更高的活動力及探索行為。飢餓的壁蝨在生理及基因表現上也有所差異。壁蝨可以長時間的等待獵物是因為它們有緩慢的代謝作用。當宿主缺乏時,它們會進入潛伏狀態,並且哪裡都不去。這可以幫助他們節省能量。就在缺乏食物三個月後,壁蝨的代謝作用會顯著地增加-大約增加100%-高代謝速率的狀態大約會維持1周活動力也隨之增加。事實上,有一些研究員藉由在野外木頭中放置乾冰吸引壁蝨,利用二氧化碳的昇華吸引它們。相同的,生物學家發現免疫相關基因會受到飢餓的活化,這也是它們其他的生存機制。以血液為食的動物必須有一套免疫系統對抗細菌及其他微生物。藉由活化免疫相關基因,壁蝨隨時準備好吸食血液。更奇怪地,生物學家發現基因與飢餓狀態壁蝨的唾腺的活化有關。唾腺可以幫助壁蝨更加快速地吸食更多血液,當它們精準地附著在在矮樹叢中移動中的動物上時,這是一個很有用的技能。黏性的唾液也可以幫助他們固定在宿主身上。Rosendale說:當它們越飢餓的時候,它們就會準備的更加完善以等待下一個獵物。研究人員正在追蹤Ohio中數個森林的壁蝨數量。壁蝨幼蟲主要以大老鼠或兔子為食,因為它們最接近地面。成蟲則攀附在較高的草叢並以較大的溫血動物為食。Benoit說壁蝨通常不會藉由爬到樹上掉落到動物。所以就算你在頭上發現壁蝨,它們最有可能是從你的腿或腳踝往上爬。壁蝨容易受到溫度及濕度的影響。即便是短時間的乾燥都有可能減少顯著壁蝨的壽命。但是Rosendale說壁蝨有可能擴增它們的生活範圍尋找新的棲地以增加攀附的機會。我們同樣的也在實驗室中研究麋鹿上的壁蝨。麋鹿通常更容易受到壁蝨的感染,因為他們並不容易清理他們身上的壁蝨。他們可以受到上千隻的壁蝨感染,這樣的數量容易讓他們死於失血。Benoit說:人們認為寄生蟲是種危險的東西。但是在生態系中它們是很重要的調節者。他們藉由傳播疾病的方式殺死鹿、兔子或老鼠。他說:生態系是一種微妙的網絡。所以消滅一種寄生蟲可能會有重大的影響。兩年一次的兔子繁殖季會誕生大量的兔子。最早的壁蝨有9千萬年並以恐龍為食。Benoit說大自然中任何的巧妙設計都是演化優化的結果。他說:以生物學的角度,它們相當令人感興趣,它們是為了生存而巧妙設計的東西。(XT)

Journal Reference:

Andrew J. Rosendale, Megan E. Dunlevy, Marshall D. McCue, Joshua B. Benoit. Progressive behavioral, physiological, and transcriptomic shifts over the course of prolonged starvation in ticks. Molecular Ecology, 2018

DOI: 10.1111/mec.14949

 

 

 
回上頁
Copyright c 1998-2001 中華民國生物多樣性資訊網. All Rights Reserved.本網站由台大園藝系維護